關於部落格
  • 21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長沙地鐵五一廣場站 揭秘值班站長娜娜的一天

     8月9日,長沙地鐵2號線五一廣場站,曾娜娜在站台值班,疏導乘客有序乘車。      在乘客服務中心檢查售票員崗位、查看設備工作狀態。      扛著一個鐵馬(臨時性護欄),下樓將其規整到位。      將一名在地鐵出口看書的市民勸離。組圖/實習生陳明謀   滾動新聞記者 黎棠 長沙報道   工作&數字   1.五一廣場站總面積3萬平方米(目前尚未全部啟用),全站7個出入口、103個消火栓、37個滅火器箱、11扇對外通道門、15臺電梯。   這些都是娜娜每天要檢查的基本內容。   2.兩次全站巡視,每次近2個小時;每2個小時一次的消防巡視,每次約半個小時,娜娜每天要在地鐵站內暴走7個小時,將近10公里。   巡視過程中娜娜要隨時應對突發情況。   她一天的工作基本都是在走路中度過。據不完全統計,她每一個班要走7個小時,將近10公里。她叫曾娜娜,是長沙地鐵2號線五一廣場站的值班站長。   長沙地鐵開放日活動,本報記者走近這位年輕、資深的地鐵站長,從她一天的工作,從另一個角度瞭解長沙地鐵,以及地鐵里的那些事兒。   曾娜娜今年26歲,湖南邵陽人,作為長沙地鐵的“元老”職工,她在地鐵工作方面是一位已在深圳地鐵工作三年的資深業內人士。熱情、專業、有親和力,這是娜娜留給人的第一印象。她雖然年齡不大、身形嬌小,但是總讓人感覺蘊藏著巨大的能量。   8月9日,記者跟隨娜娜在長沙地鐵2號線五一廣場站工作一天。作為值班站長除了幾乎不間斷地巡查,娜娜還要應對各種突發事件。    周六,重點提醒橘洲站不停   早上8點半,娜娜和其他工作人員一樣,準時的在車站控制室前列隊點名,然後在會議室簡短的進行一個早班交接班會。“主要是將交接班的工作,還有當天工作的重點內容講一下。”包括晚班的施工、運行檢查、乘客意見箱、演練和培訓等等內容。   因為9日是周六,晚上橘子洲燃放焰火,橘子洲站18時起將會不停站,娜娜提醒大家要做好語音播報、告示牌提醒等工作。為了迎接周末晚高峰的客流,“中午時段進行錢箱回收,做好預支票的準備工作”也是當天的工作重點。“平時的周末晚高峰,因為客流量太大,自動售票機前排隊的人較多,我們都會安排1-2個人工售票點。”   各種檢查,每天要走7小時   娜娜當天上的是白班,工作時間為早上8點半到晚上8點半。在和晚班的值班站長進行完交接班後,她開始了一天的工作,第一項就是全站巡視。“包括站廳層、站台層、設備區等地方的巡視,一天巡視2次,每次大約需要近2個小時。”站廳層的巡視主要是巡視所有的出入口、檢查消火栓的封條是否完整、對外的通道門是否鎖緊、垃圾箱等等內容。   9點13分,娜娜開始在站廳層進行巡視。她必須到每一個地鐵出入口,並走到最頂端去看看那的情況,如外面天氣如何,如果下雨了,需要通知工作人員鋪設防滑墊,擺放防滑警示牌;如果有小攤販、發傳單的圍在出入口,也對其進行勸離,以免阻礙消防通道;還要看看電梯的運行情況,電梯周圍的黃黑膠帶是否有破損的地方,如果有,需要通知工作人員前來更換。   10點45分,站廳層巡視完了,娜娜又下樓來到了站台層,她在列車到站時,站在屏蔽門附近,對排隊候車的乘客進行引導。“要看看乘客是不是都站在黃線以外,站在黃腳丫的位置遵循中間下兩邊上的乘客規則等等。”娜娜說,當屏蔽門上方的門頭燈閃爍時,也要註意是不是有乘客趕著上車,如果有要進行勸阻,以免夾人夾物。    【事件&提醒】   不能在站內騎滑輪車   巡視過程中,一位手推著滑輪車的男子引起了娜娜的註意,她連忙迎上前去,禮貌的對男子說在地鐵站內是不能騎行滑輪車的,並且根據規定,滑輪車的體積太大,不能帶上地鐵。男子在聽明白娜娜的解釋後表示理解並離去。娜娜介紹說,地鐵站內不可能騎行自行車和滑輪車,如果是摺疊自行車,可以在摺疊後,帶上地鐵。   緊急電源不建議使用   在地鐵站7號和8號口之間的一個緊急電源的位置,一位年輕男子正坐在地上,手裡的手機正連在電源位置進行充電。男子旁邊擺放著一個很大的雙肩包,包上還綁著睡袋等等戶外用品。“我是剛好經過地鐵站,進來想上廁所,發現手機沒電了,所以想在這裡充一下電。”男子解釋,並保證充一會電就馬上離開,一定不會影響地鐵站內的工作和秩序。   娜娜解釋說,這些電源插座不是為乘客充電而設置的,一般不建議市民在這裡充電,除非緊急情況下,跟工作人員必須要說明情況。“最重要的是謹防觸電,以免引發安全問題。”    人物“速”描   她來自地鐵“黃埔軍校”   曾娜娜畢業於湖南鐵路科技職業技術學院,畢業後在深圳地鐵工作。“當時只招15個人,我很榮幸的成為了其中一個。”在深圳工作了3年後,終於回到了家鄉湖南長沙。“在家鄉從事地鐵工作,還是很高興的,離家更近了,也可以為家鄉人民服務。”提起回家工作,娜娜很高興。   在長沙開通地鐵2號線後,從深圳回到湖南工作的湖南人還有很多,娜娜介紹五一廣場站中心站長龍華山也是其中一位。“原來都是深圳地鐵工作,現在都來到了長沙地鐵。”娜娜說。不少人打趣說深圳地鐵成了地鐵界的黃埔軍校,培育了很多優秀人才,最後又回到了各自的家鄉,為家鄉的地鐵事業做貢獻。   娜娜家裡打算讓她選護理專業的,家裡好幾個表哥都是醫生,家人說“你乾脆去當護士吧!”“當時填志願,5個志願有4個是護理專業,只有一個是鐵路專業。”當時的娜娜連鐵路是什麼樣子都沒見過,覺得鐵路專業也不錯,可以去看看鐵路是什麼樣子的。結果,最後真的被錄取了。“做一行愛一行,儘管工作很辛苦,有時候還不被人理解,可是我還是愛這個職業。”娜娜說。   娜娜總結自己工作時間是“白夜休休”,即上一個白班,一個夜班,再休息兩天。一個班是12個小時,白班從早上8點半上到20:30,夜班從第二天的20:30上到第三天早上的8:30,然後休息兩天。第五天的白班又是一輪新的開始。經常上完一個晚班下來,一身都是軟的,回到家癱在床上,動都不想動。幸好,娜娜說有個理解自己工作的男朋友,他是同學,也算同行,在鐵路上工作,一個月兩個人見面的時間也就那麼幾天。   值班站長的工作繁瑣,除了要在站里“暴走”巡視,娜娜也要幫助年老的乘客乘車、提些重物;遇到殘疾人乘客可能還要幫忙搬搬抬抬;金屬制的鐵馬使用完後沒有放回原位,就扛著從樓梯上直接走下來……能抗,能提,能走,內心還需要特別強大。一次,她好心提醒一位女乘客配合安檢工作,女乘客一個白眼加一句“你怕是有病啊”,然後走得不見了人影。娜娜說,這種事經歷得多了,內心自然就強大了。  (原標題:長沙地鐵五一廣場站 揭秘值班站長娜娜的一天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